《宠妃倾国色》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一道紫光


2010年信城

高速发展带动着高消费的现代化社会,唐千语甩着高高扎于脑后柔顺马尾,一路心不在焉地踢着石子走在三环人行道外。神思远她而去,渐渐地脱离了自己原来走的人行道,不知不觉中已然站在了马路中间。

信城是全国各省市的重点开发区集中地,低经济高消费的快餐时代,强速发展的局时,强大无边的压抑工作使这个城市里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带着各种职业病或因工作而起的郁抑症。

唐千语便正处在这后者之中而不自知。

她自我认为,现在所有一切似乎都与自己无关了。长时间的高度紧张下,她从未有一刻是放松的。哪怕是一个平常的亲情电话也能让她如惊弓之鸟般从座位上弹坐而起。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累,很恐怖。

她怕了,在心里渐渐疏离了所有的亲情,友情,对爱情更是敬而远之。心里逐渐形成了一种当世界上只剩下自己时是该怎么样的美好。这样的想法,于现在的她来说是美好的,她也从未发现有什么不对。

直到某一天她被告之,在工作的高压力下,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病症的严重程度已经影响到她平时的日常生活,工作人际,她已经有严重的自我封闭病症,除非必要的工作交接上,她拒绝与任何人说话,联系。她的世界已经只剩下了自己。

亲情,友情,爱情,工作,所有的一切,都好似与她关系不大,甚至连生命的存在,似乎都没有了意义。

她开始迷茫,恍惚,发呆,常常一坐便是一整天,或拿着笔一停便是一上午。这样的情况由最开始的工作时间到现在的业余时间,以至于此时的她对自己为什么站在马路中间而全然迷惑。这就是自闭吗?这就是抑郁吗?她莫明的笑起来,可是这种只剩下自己的世界真的很好,很好……

浅粉的风衣在秋风中猎猎作响,三千青丝自扎发的头绳处往下泄,迎着风,不停飞舞。

尖锐的刹车声,仿似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响遍了整座信城今夜的上空,一抹浅粉身影随着风儿轻飘飘地飞起,与天际突然闪现的一道紫光在空中相撞……

“士父,丑丑,鱼鱼不要喝啦……”一个两三岁左右大的小女孩子伸也白嫩得似莹玉雕琢而成的肉呼呼的小手紧紧地拽住身旁一俊逸儒雅的白衣男子的衣服下摆,清脆甜稚的嗓音还带着婴儿身上特有的奶味,朦胧而模糊的字语行间尽是对面前一个八九岁大小丫环手里的细瓷水印小碗的不满。

清明得乌黑发亮的双眼带着盈盈水色滴滴的转着,蜜色的樱桃小嘴委屈地扁着,肉呼呼的嬾白小脸紧皱在一起,好不委屈。被她紧紧捏在小手里的白色衣摆5 皱成一团,随着她那短小的藕臂一张一驰,被扯摆成无数个形状。

“喝!”白衣男子掀开茶盖,用盖沿轻轻地拂了拂漂浮在面上的荼沫儿,吹拂了下,浅浅地细呷口,低低浅浅地吐出一个简洁有力的冰冷字眼,冷得身旁端着漆盘的小丫头浑身一凛。
白袍男子


小女孩张开嫩白细腻的小手,白色衣摆顺滑地沿着她小而嫩的肉肉小指轻飘飘地滑下,在空中荡开一道轻柔的弧度。

一滴晶莹从她水雾蒙蒙的清明杏眸中滑下,在细嫩的小脸蛋上留下道不太直顺的蜿蜒水痕。微微颤抖着的蜜唇被细细的小牙齿用力地咬着,泛出一圈水嫩的苍白,低低抽泣地声音从她压抑的小鼻翼里传出。

“小姐……”一旁端着托盘的小丫头看着满脸委屈的小人儿,不忍地低唤了声,催促着她快把碗里的药喝掉,然后自己偷偷地给她喂颗蜜饯解苦。

小人儿向旁边挪了挪,又脆脆弱弱的委屈地唤了声“士父”。

白衣男子不为所动,手里的细瓷茶碗砰的一声低响,置于茶案上。

小女孩“哇”的一声,张开嘴委屈地哭了起来,白白的莹玉手臂好不情愿地伸手小丫环端着的拖盘,一边落泪,一边抽泣,一边皱着鼻子,狠命地闭着眼一口一口地,小心地,细细少少地喝着细瓷小碗里的汤药,不时地抬起滴溜溜的秋水翦眸悄悄地打量白衣男子。

小丫头急忙放下手里的拖盘,上前蹲在小女孩面前一手替她扶着碗,一手捞起衣袖柔柔地替她抹去脸上直往药碗里掉的泪。

一碗药在完全冰凉后,同时被小丫头帮衬着以喝掉一半,另一半全流进衣领里的结局于一个时辰后终于被小人儿半喝半吐地服食了下去。

白袍男子一掀袍摆,站起身来\"楚念,送安语去蛇屋。\"

冷冰冰的话说完时,他人已经消失在门外。

\"是!\"小丫头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应到。\"嗯……\"一旁小女孩低低的抽咽着,白嫩嫩的小手在鼻子上糊乱地横起一抹,带出一条长长的\"白龙\"搭在脸上。

\"哎……\"小楚念叹着气跪蹲下去,将小人儿拉到身前,掏出白色细娟,痛惜地替小女孩擦去脸上那条由鼻子处带出的\"白龙\"

\"语语乖,不哭了哦。\"小楚念一边细细地擦着一边低声安慰这位受委屈的小可怜。

心里忍不往又为眼前这个惹人怜的小家伙的命运叹了口气,不明白谷主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安语天天喝下那苦得难以下咽且奇臭无比的汤药,还要被送进各种饲养毒物的暗室去。

每天看着她哭得好不委屈地上演着刚才那幕,她心里就一个揪得慌。

三岁大的小安语最怕看见那乌漆麻黑的汤药,见一回,哭一回,求一回,最终还是要半愿半迫地喝下。然后又哭着被送进各种饲养毒物的暗室,再疲惫地睡着后又被抱回……

\"楚楚……鱼鱼怕……\"小安语扯着楚念的衣袖不停地晃动着,秋水翦眸中水雾一重盖过一重,层层叠叠地一波又一波,满脸水渍。

还沾着乌黑药渍的小嘴一扯,吐出几个简单却能表达出她想要表明的意思。杏眸一眨,晶莹的泪珠子盈盈然地在睫毛根落处拉出一排水帘来。

小安语努力地抬起头看着即使蹲下身也仍比她高了小半个头的小楚念,雪白若凝脂的小脖子上因喝药留下一道黑黑的蜿蜒粘稠小道。
温柔安慰


\"楚楚陪着语语哦,语语乖,不怕……\"小楚念心痛地将安语搂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温柔地安慰着……

小楚念领着安语回到内室,给她换上一身干净的粉色小锦袍,牵着她的手向后院离山走去。

她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靠渊崖相断的山谷,名唤离谷!

离谷位于大沐国,瀚玥国和金陵国三国交界处的中心地带,是个名副其实的三不管地代,也是每个国家眼巴巴地紧盯着的地方。--一把开启三国相通的国防大门的钥匙!

离谷的主人叫歌舒离,一个江湖上神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传说,此人来无终,去无影。世间竟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面目,又传说,此人貌美无比……

各种有关他的流言,在江湖上以及各个国家飞腾相传。一时间,上至各国皇亲贵胄,下到贩夫走卒,人人都翘楚以盼,愿期望能见得此神秘人物的凤颜龙姿。

甚至有人不惜以万金为酬,诚邀见上一面……

离谷四季如春,鸟语花香,长年不败。

小楚念领着小安语往暗室而去,一路上暗香浮动,繁花无数,花姿尽娇,妩媚娇俏,妖娆水魅,各展颜色。

粉蝶扑面,蜂戏娇众,莺飞脆鸣,飞腾追逐,一幅春意融融,万紫千红,蜂蝶嬉戏,百鸟迎春的画面尽展在此时本该深秋昂然时节里。

谷外三面坏山,东西南分别为大沐国,瀚玥国和金陵国。北面是死路断崖——相思崖。

相思崖前横着一座形装奇似团扇山林——离林!离林由青葱的参天树木天然而成,山间奇棱怪石不计其数。密林深处小道繁复,遍布毒物陷阱,且地势险要。

离谷先祖设想,哪日几国交占,祸及离谷时,就带着众人退至此山以做最后防线。

位及歌舒离祖师辈时,便开始在离林修建暗室以侍毒物。暗室设在离山的奇峻怪石间,以地为顶,以石为壁,依附相思漄掘地三尺修建而成的天然壁室暗屋,密室内奇毒怪物也尽得歌舒离祖师几代世代相研,难以计数。

小楚念旋开暗室机关步下阶梯,暗室内,机关壁室无数。一路上均以东海夜明珠为壁灯,三步一小珠,五步一大珠。

光滑整洁,回射着莹莹碧光的壁面很难让人想到这是一座专养毒物的地宫。地道路室,被照得一室清明碧光。

小楚念牵着一路抽泣不断的小安语小心翼翼又轻车熟路往暗室深处走去,在第二十三颗小夜明珠壁灯下停下脚步,手触着机关,又不忍心地低头看了眼被她牵着的小安语。

放下触着机关的小手,蹲下身去“语语呀,谷主是疼你的,里面只有一条小小的金陵蛇。而且是拔了牙的,记往楚楚说的话,千万别靠近那团小金光哦,更不能作你身上的某样东西去动它哦。”不能让它感受到温度醒来,小安语便不会有危险。

“虽拔了牙,但难免还是怕它发威,很危险的。你只需要用楚楚给你的檀香将它熏晕就行了哦,千万别起玩弄它的心思哦,不然……总之语语要记往楚楚的话哦。”只要她不要去咬一口那条蛇,应该就会没事的吧?小楚念尽量让自己往乐观的方向想去。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宠妃倾国色》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宠妃倾国色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宠妃倾国色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utumn.vip/?id=667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