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相爱不自知》总裁豪门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小贱种
刚刚接到卫生所刘医生电话,说父亲因为突发性的心梗塞,去世了

我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疯了一般买了车票就往家里赶。

刚到家门口,就听见屋里传来了男人和女人调笑的声音,将门打开后,眼前的画面让我极度崩溃又愤怒——两具雪白的身体正在沙发上纠缠!

女人在见我的时候脸上一阵慌乱,急忙将男人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去,想要找衣服遮住自己,却被男人不耐烦地打断:“你他怕个卵啊!这贱种也把你吓成这个怂样,别管她,继续!这次你坐上来自己动!”

女人着我有些疑惑,但是不想惹男人生气,唯唯诺诺地趴在了男人的身体上。

“你他md上来了倒是动啊!愣着干嘛?!”男人继续不耐烦地叫嚣,双手用力揉搓着女人雪白挺立的双峰

“郭疯,爸呢?”我极力忍着心底的怒气,质问道这个和我同父异母的“哥”。

刘医生在电话里告诉我,父亲早上在巷口和郭疯大吵了一架,中途突然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表情痛苦,幸亏被路过的王婶儿到,连忙打电话把他叫过来。

只不过他赶到的时候,父亲已经不行了。

镇上医疗条件差,所谓“医院”就只是个普通卫生所,连停尸房都没有,那之后,是郭疯极不情愿地把父亲的遗体运走的。

“死了当然是拿去烧了啊!难不成搁房子里像你一样整天招晦气吗?!”郭疯不耐烦地将女人推下了身,慢悠悠地把裤子提了起来指着我破口大骂:“这他md死老头子,瞒着我和我妈,悄悄地给你藏了几万块读,别以为你们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他妈一个小贱种有什么资格用我郭家的钱?!”

由于愤恨,我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指甲深深地嵌进了肉里,红着眼睛瞪着郭疯。

郭疯满脸不屑地白了我一眼:“怎么,生气了?呵,是啊,老头子现在死了,没人给你撑腰了,”说到这儿,郭疯用力地往我脸上扇了一记耳光:“以前在家里,我他妈是碍着老头子的面儿才忍你这么久,早就你这副自命清高的样子不爽了,跟你那狐狸精老妈一个德行。你这样子,在外面没少被人操吧?还有我得告诉你,老头子那钱你就别惦记了,我早就花光了。”

那一记耳光让我半张脸立马肿了起来,耳朵也嗡嗡直响,泪水从脸上滑落,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上前就扯住郭疯刚穿了一半的衬衣:“郭疯你个王八蛋!一定是你害死爸爸的!你把爸爸还给我!”

“郭晓你他md烦不烦啊!别死缠烂打的,还有就是你以后也别回来了!把你房里那些破烂玩意儿赶紧打包,也省得我扔了。”

郭疯一把将我的手从他的衣服上扒了下来,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我措手不及,重重地摔在地板上,额头被茶几的一角磕破了,顿时鲜血淋漓。

旁边沙发上的女人显然有些害怕,想来扶我,却被郭疯怒喝着叫去了他那边。

“回来别让我见你!不然有你好受的!”郭疯搂着女人的腰,狠狠对我说道,接着大步离开。

我的耳边只剩下了重重的关门声。

脸上湿润一片,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泪还是血,我扶着茶几踉跄站起来,心里悲哀到了极点。

这时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妇人出现在了眼前。

见我的时候,她眼睛里充满了鄙夷,阴阳怪气道:“我说呢,难怪今天手气背,原来是扫把星回来了。”顿了顿,她开始不紧不慢地换拖鞋:“不过,想不到你还真有脸回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骗了你爸几万,不过你计划落空了,那张卡我早就给我儿子了。”
第2章 想死
她是我父亲的妻子,郭疯的妈。

“你还是人吗?爸爸出了事,你都还去打牌?!”我狠狠质问道。

她像是没听到我的话,慢悠悠地换好鞋之后指着我的房间没好气道:“这房子是我儿子的,你快给我带着你那些破烂麻溜地滚出去,见你这个野种我就血压高。”

两年前父亲落了难,从a市调到这个偏僻的镇子,当时已经身无分文,是她拿钱买的这房子。

这么多年和她的相处,我清楚她蛮横的为人,再和她说下去也无济于事。

既然现在父亲不在了,这里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可是刚进入房间,眼前的一幕让我愤怒到了极点!

只见房间里一片乱糟糟,我放在床头最珍爱的东西——唯一一张和母亲的合照,也被摔了粉碎。

我沉着脚步从碎片中拾起那张照片,身后传来了她尖细的笑:“今天中午腾房间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一时控制不住就把它摔了。”

我颤抖着开口:“刘晓芳,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见我叫了她的全名,她的气焰越来越嚣张,扭着浑圆的屁股踏着小碎步上前,一把扯着我的头发,肥腻的脸凑到我的跟前:“你不过就是个野种,敢跟我这么说话?!我告诉你,我今天还就是要清理屋子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将我手里的照片抢了过去,当着我的面三两下撕成了几瓣!

见照片从她的手里变成了碎片,我心头的怒火,无法抑制地燃烧起来。

这个可恶的女人现在竟然连我唯一宝贵的东西也毁了!

“刘晓芳,你还好意思说,当年要不是你给爸下套,让我爸妈分手,能有今天吗?!我妈是在那时候你已经大了肚子的份上才没和你计较!没想到你却得寸进尺,甚至把我妈给逼死!”我气红了眼,一把推开她,这些年积攒在心里的怨气一下子全都爆发了。

“哟,那又怎么样?好歹我也是明媒正娶的,你妈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三,才生下你这么一个野种!”大妈碎了我一口,“呸,你们娘儿俩都他md是不要脸的东西,现在这里是我家,识趣的话赶紧麻溜地给我滚出去!永远别让我再到你!”

“你怎么骂我都可以,但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妈。”我怒视着她,声音都比刚才要低了几度,阴沉地可怕。手也握成了拳,仿佛随时都要朝她扑去,将她撕碎。

对于这个“家”,从一开始我就极度厌恶,我厌恶这个女人,厌恶郭疯,我恨不得他们立马去死!

可能是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刘晓芳有些犯怵,往后退

了几步,嘴里小声嘀咕着:“我可懒得和你这只疯狗浪费时间,你赶快带着你这些破烂滚出去,不然待会儿我儿子回来了,有你好!”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将地上的照片碎片一一拾起,头也不回地离开。

父亲从小就很疼爱我,自从母亲被刘晓芳逼得自杀之后,更加一心一意培养我,我和父亲的感情无比深厚。要不是父亲当初苦苦哀求我,我早就离开了。

“去他md恶心玩意儿!呸!”

离开家的最后一刻,听到的也只是她对我的污言秽语。

我一个人拖着行李漫无目的地走在镇子上,此刻已经到了晚饭时间,镇上街道基本没什么人了。

太阳落山后,已经入秋的天气有些冷,我站在车站等着车,回头最后望了一眼这个有着两年回忆的镇子。

突然眼前一阵黑,晕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头很痛,迷迷糊糊见几个人影在跟前。

“我还是第一次干这事,听说现在被抓到判刑很严重,说实在的我他妈心里没底啊”

“瞧你那怂样,一点出息都没。陆少吩咐的,你怕个毛,在南城,陆少就是法!”

“就是,这么好的事儿,完了还给咱哥几个一百万,不干白不干。”

“不过不知道为啥陆少让咱做这买卖,真是搞不懂有钱人的心思。”

“我听说是给他妹妹报仇来着,前段时间那件事你们没听说吗?就陆小姐跳楼自杀,是有隐情的,和这郭家两兄妹俩脱不了干系。”

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不妙,虽然能清晰地听见他们说的话,可是我应该被他们下了什么药,身上没一点力气,根本无法动弹,想要呼救喉咙也发不出一丝声响。

紧接着,他们一个个朝我围了过来,而此时我也清了他们的脸。

并且永远也忘不了。

我身上的衣服被他们一件一件地扒了下来,我哭着用眼神乞求他们放过我,然而根本无济于事。

甚至更加激起了他们的“斗志”,一个个猥琐丑陋的面孔朝我笑着,嘴里说着下流话,一只只油腻的手在我的腰上,胸前,使劲地掐着

我着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在我的身上肆虐,那个染了一头黄毛的男人一边扭动着他的身体,一边狠狠地扇着我的耳光。

脸上火辣辣的疼伴随着下体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不知道过了多久,到最后,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浑身如同散架一样,疼到骨头都仿佛碎裂,他们才终于停了下来。

我像条死鱼一样双眼无神地着仓库顶,脑子一片空白,那一刻我想到了死。
第3章 被救
那几个人陆陆续续走了之后,仓库安静地可怕。

头顶上那盏布满蜘蛛的白炽灯忽明忽暗摇摇欲坠,我踉跄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朝外面走去。

仓库外一片荒凉,不知道走了多久,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见我狼狈的样子之后都纷纷躲避,仿佛怕染上瘟疫。

我漫无目的地在夜晚的街道上晃荡着,夜越来越深,我走上了一座石桥。

望着桥下汹涌的波涛,我闭上了眼睛,纵身一跃。

一瞬间,冰冷刺骨的河水就将我包裹,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就在我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一双手托起了我的胳膊。

我被救了。

而且救我的人是一个起来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子。

我冻得发抖,她凑近摸了摸我的额头之后显得有些着急,说着不知道哪儿的方言。

不过我大致能听懂,意思是我发烧了。

她力气很大,毫不费劲地就将我背了起来,大概七八分钟后,她把我放了下来。

这里应该是某个废弃工厂,我能闻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汽油味。

她拉了一根绳子,“啪”地一声,昏黄的灯光瞬间将周围照亮。

这里条件很简陋,那姑且可以称为“床”的东西是由几块长短不一的木板拼凑的,上面覆盖了一层黑灰色的棉絮和一床大花被子,不远处散落着一些锅碗瓢盆和几个袋子。

她给我从一个蛇皮袋里拿了一些衣物出来,示意我换上。

我垂下头没搭理她,头晕脑胀地难受极了,再加上这么久也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原本就有病根的胃此刻更是翻江倒海。

她可能出了我的难受,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道:“你发烧了,先把干衣服换上,不然会严重。”

我还是无动于衷,她继续说道:“你放心,都是洗干净的。”

我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她站在边上怔怔地了我一眼后离开了,不一会儿,她端了一盅热水给我。

这时我才清了她,五官标致,就是左脸有一块很大的疤,乍有些吓人,皮肤略黑,身形和我差不多。因为把我从河里救了起来,身上也是湿漉漉的。

我缓缓开口:“你不应该救我的,活着对于我来说就是折磨。”

她将那盅热水放在我的手里,咯咯地笑了,坐在了我的旁边,继续用她那蹩脚的普通话对我说道:“俺们还真有缘,三个月前我也从那座桥上跳了下去。”

她开始絮絮叨叨地和我说起了她的经历,她是一年前跟着老家同村的熟人到这里来打工的。

他们那个村子很穷,她父母又死得早,留下了她和她弟弟。

去年她弟弟去矿山上打零工的时候出了意外,当时由于炸药突然爆炸,导致死了好几个工人,她弟弟还算幸运,侥幸活了下来,不过两条腿被碎裂的石块给砸断了。

那矿老板知道后,连夜逃跑了,一分钱赔偿也没有。

为了给她弟弟做手术,她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最后还欠了一大笔债,为了还钱,她把弟弟托付给了村里二叔家,接着就和同村的人一起出来打工了。

可是谁知道被同村的人给骗进了黑工厂,累死累活地做了大半年不仅一分钱工资没有,还经常被管事主任揩油。她想过逃跑,可每次都被捉回来一顿暴打,但她还是不死心,最后总算逃了出来,她脸上的伤疤就是三个月前逃跑时摔的。

“俺那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一想到家里还有那么多债心里就难过,觉得这辈子肯定是还不起了,那还不如死了算了。”说到这儿,她擦了一把眼泪:“当时正好走在那个桥上,啥也没想就跳了下去,结果刚下到河里,就想起了俺弟,当时觉得要是俺死了,他可怎么办?于是奋力扑腾几下竟然抓住一根烂木头,还就是那根烂木头让俺活下来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如若相爱不自知》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如若相爱不自知》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如若相爱不自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utumn.vip/?id=667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