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隐婚桃花:豪门前夫回头追》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第1章 三周年纪念日


邺城的夜很黑,邺城的万家灯火就显得格外暖。

   权司墨开车驶进小区,下车后还算轻车熟路的来到公寓门口,对着识别器按下指纹,‘滴’的一下,房门应声打开。他扫了一圈空旷却明亮的大厅,皱了下眉,喊道:“秋棠?”

   空无一人,没有回应。跑哪儿去了?

   权司墨带上门走进公寓,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沙发上,径直往楼上卧室走去。

   “秋棠?”卧室门口,权司墨叫人的同时打开门,一眼就看到散落在床上的女人衣服,紧接着,浴室里哗啦的水流声也传进耳朵。

   “洗刷刷,洗刷刷……”

   正想退出门去,一道轻快却模糊的女声透过浴室的门缝传来。权司墨条件反射的往浴室那边看去,那道门明明严密的紧,他的眼前却似乎勾勒出一道窈窕的曲线。

   “该死的……”权司墨低声咒骂一句,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刚要退出去,又听到‘咔哒’一声,浴室的门瞬间被人打开,“秋……”

   “啦啦……啊!”秋棠从浴室里出来,身上还挂着没围好的浴巾,看到卧室里突然冒出来的人,口中轻快的歌声陡然变成了一声尖叫,身子也往后撤了一步,“啊!”

   “别吵!”权司墨喝了一句,原本想抱歉的话因为秋棠的尖叫而烟消云散。

   “权,权司墨?!”听到熟悉的声音,秋棠心有余悸的睁开眼,一边手忙脚乱的裹着自己的浴巾,“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站在门口,吓死我了……来之前能不能知会我一声啊!我还以为是流氓呢!”

   “流氓?”权司墨故意上下打量了秋棠一眼,只见她出水芙蓉一般,小脸儿透着粉红,笔直的小腿,白皙的皮肤,甜美的容颜,闪闪动人的眼睛……

   权司墨连忙收回目光,“你未免对自己太自信了。”

   “你什么意思啊!”秋棠捂着胸口撇撇嘴,睨着权司墨,抬着下巴问道:“你私闯民宅来做什么?”

   “私闯民宅?秋棠,这是我家。”权司墨沉下眼来,漂亮的眼眸中一片萧冷。

   “呃……”秋棠狡黠的眨眨眼,换了腔调,笑道:“老公,你回家来做什么啊?”

   权司墨身子一僵,目光猛地射向秋棠,带着凌厉,“老公两个字也是你叫的?”

   “哦?难道我们不是合法夫妻?”秋棠一副得逞的笑容。

   “合法,但不合理。”权司墨睨了秋棠一眼,面无表情的转身,“下楼,有事找你。”

   “等我半小时,做个护肤。”

   “你最好快点。”权司墨头也没回,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

   秋棠无所谓的耸耸肩,拿着润肤霜在脖颈上、手臂上涂涂抹抹起来。

   秋棠下楼时,权司墨正襟危坐,紧抿着薄唇,棱角分明的五官构成帅气惑人的模样。

   “说吧,什么事。”秋棠坐到权司墨对面。奢华明亮的琉璃吊灯下,光洁的黑色大理石桌面熠熠生辉,闪着亮却冷的光,倒映着郎才女貌,却横眉冷对的两个人。

   “这是续签协议。”权司墨修长的手指抵在厚厚的文件上,沿着桌面将它推到秋棠面前,冷漠的开口,“你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秋棠微微勾起嘴角,将文件轻快地取过来,挑挑眉,一字一句念着封页上的字,“婚后协议补充协议……唔,沈律师没来,这份协议算数吗?”

   “是他看过的,算数。”

   “那我就放心了。”秋棠舒缓的一笑,随意的翻了两页,突然‘咦’了一声,问道:“这次要续签两年?”

   “是。”权司墨正襟危坐,双手合十搭在桌面上,修长的手指关节分明。

   秋棠微微诧异,“怎么变成两年了?不是一年一签吗?”

   “这三年来你的表现还不错,多签一年也未尝不可。”权司墨面无表情的解释,“何况,这次签完,就没有下一次了。”

   秋棠眨眨眼,“怎么,你的收购计划要完成了?你确定两年内能完成?”

   “确定。”权司墨定定的看向秋棠,眼睛一眯,只为刚刚她那怀疑的语气才解释的。只是,目光在对上秋棠的面容之后,有些怔住。他好像很久都没这么近距离的看过秋棠了,可是他一直知道秋棠很漂亮,皓齿明眸、巧笑嫣然……可他最讨厌的,也是秋棠的笑,那狡黠又自作聪明的笑容,碍眼得很!

   “可是我大好的青春都要浪费在你身上,两年,再加上之前的三年,是不是有点长?”秋棠眼睛里微微闪着黠光,“对我来说,不划算吧?我可没答应你继续签。”

   “每个月给你的生活费都翻了一倍。”权司墨回过神来,眼中划过一丝厌恶,继续说道:“另外,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你可以交往男朋友了,只是我们结婚的事,要像之前一样,完全保密。这样可满意了?”

   “可以交男朋友?!”秋棠裂开嘴笑了笑,故作不可思议的开口:“那敢情好!这协议不看我也知道,这条规定最合我心意。”

   权司墨抬了抬眼,眉目中划过一丝不悦,“不要再说废话,没问题就签了。”

   秋棠也扁扁嘴不再多说,扯着文件直接跳到最后,看到权司墨的名字已经签好,手一抬要拿笔,可空荡的桌面什么都没有。耸耸肩,秋棠刚要起身,“我去……”

   “给你。”权司墨递出一支钢笔,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秋棠一愣,又重新坐好,自然地将笔接过来,“谢谢啦!”拧开笔盖,刷刷几下将两份协议签好,一份自己保留,一份交给权司墨,笑道:“以后的两年,也请多多照顾了。”

   权司墨拿着文件站起身,“也许不到两年。”

   “恩?”秋棠疑惑的抬起头来。

   “如果收购计划提前完成,在收购完成的当天,我们的婚姻也就此结束。”说完,权司墨又补充了一句,“协议上有,你最好认真看看。”

   “那敢情好,祝你早日成功。我会认真看的。”秋棠也站起身,将权司墨的钢笔还给他,报以他一个大大的、友好的微笑。

   权司墨睨了秋棠一眼,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承你吉言。”说罢,拿了文件就走。

   “等一下!”秋棠急急地叫住权司墨,在他背后看不见的地方,脸上早就没了刚刚的笑容。

   “什么事?”权司墨微微向后偏头,却没有转身。

   “按理来说,今天也算我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你没有什么表示吗?”秋棠盯着权司墨的背影。

   “钱会晚些打到你的账户。”权司墨似乎不愿再跟秋棠多说一句,提步就走。

   “我不要钱。”

   “不要钱,你要什么?”


第2章 包治百病


问完,权司墨皱了眉,一下回过身来。

   “我……”秋棠没料到权司墨会转身,吓了一跳,可对上权司墨的疑惑的目光,忽然展颜笑了,笑得异常明媚,“首饰、包包、衣服、鞋子,我都要,限量款那种。”

   “自己拿钱买。”权司墨冷声开口,凌厉的扫了秋棠一眼,大步离开。

   “权司墨!”秋棠见他走的飞快,忍不住大喊道:“还有件事。”

   “呵……”权司墨嗤笑一声,再不停下脚步。

   秋棠着急的往前追去,边喊道:“权司墨!你什么时候让我见见秋梨?让我联系她的医生一次也好啊!”

   秋梨……听到这个名字,权司墨的脚步戛然而止,说出的话却更凶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她。”

   “我是她姐姐啊!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你不能这样做!”秋棠冲到权司墨面前,一把拽住他的衣袖,“让我见见她……”

   “你爸不是躺在床上吗?虽然不能再醒过来,最起码也不算死了,唯一的亲人……秋棠,你别把自己看的太重。”权司墨拉着秋棠的手从自己袖子上撸下来,看着她这狼狈的样子,才觉得痛快,嗤笑道:“还有,她不见你才过的好。”

   秋棠被推的摇摇晃晃后退了几步,胸腔里闷得厉害,只能眼睁睁看着权司墨离开。再听到‘砰’的一声,门被权司墨狠狠地带上,地板似乎都震了震。每次都这样,提到秋梨,必定会闹得不愉快。

   滴答滴答……

   卧室里的大石英钟摆轮有规律的晃着,衬托得整个房间更加静谧。

   不知过了多久,秋棠才幽幽叹息一声,落寞的转身回去,经过大理石桌,将文件捞起来,带着往楼上走去。

   不知不觉跟权司墨结婚都三年了,她这位最货真价实的‘权太太’只能在人后默默跟权司墨见面,看他来去匆匆,反倒是媒体头条上那些捕风捉影的‘权司墨的女人’层出不穷。

   秋棠只是冷眼旁观。她跟权司墨的这场婚姻牵涉太多,权司墨不想公开,她更不想公开。

   轰隆……

   “秋棠,小梨,你们赶紧跟爸爸走!有危险!”

   “去哪里啊?有什么危险?”

   “现在来不及解释!只要离开邺城,去哪里都好,走得越远越好!”

   秋棠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窗外的雷声和梦境里的滂沱大雨似乎粘结在一起,秋棠被困在梦魇里,脸色也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快,快跑,他们追来了!”父亲的身影在梦境里越发清晰,秋棠看到远处追来的车子,明晃晃的刺眼车灯照的她什么都看不清,她跟小梨一边一个紧紧攥着父亲的手,相互支撑着,拼命的往前跑。前面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秋棠气喘吁吁,累得几乎瘫倒。可追来的车子没有丝毫停歇的往前冲,千钧一发之际,父亲突然松开秋棠的手,将她狠狠推倒一旁。

   “姐!”

   吱!砰……

   秋棠狠狠摔进路沿的草丛里,可下一秒听到巨大的刹车声,一回头,只见父亲跟妹妹双双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已经掺杂进雨水里,狰狞可怖。

   “爸!小梨!”

   秋棠尖叫着爬起来,猛往那边跑了几步,却眼睁睁看着肇事车子离开。

   嗡……

   “爸,小梨……小梨!”秋棠咕哝着醒来,腾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瞳孔放大,眼睛无焦距的睁着,大口大口呼着气。

   咔嚓……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秋棠吓得身子一缩,定了定神,就这么蜷缩着坐在了床上。事发已经过去将近四年,每每梦到,还是惊出一身冷汗。迄今为止,秋棠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父亲要选择跟秋梨一起去送死……

   用力窝了窝身子,秋棠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一动不动。她是感激父亲的,父亲为了救她变成现在的样子,所以,即使每天都要靠昂贵的药物来延续生命,即使医生说她父亲能醒来会是个奇迹,她也万万不会放弃的。

   所以,选择跟权司墨结婚,选择将自己手中的股权交出去,不仅解决了父亲和小梨的药费问题,还给自己找到了庇护,怎么想,都划算得很。

   邺城迎来雨季,电闪雷鸣到清晨,这场雨才算完。秋棠一夜没有睡好,早早的起床冲了个澡,想着自己那辆破旧的代步车已经彻底报废,拎着包包去赶地铁了。

   “秋棠姐,你可来了。”秋棠挎着她那限量款的名牌包包走进办公室,一进门就被于景雯拉住。

   “怎么了?”秋棠皱眉。挤地铁时的黏腻感还未消散,秋棠感觉呼吸困难。

   “大事不好了!”于景雯一脸惊恐的表情,“广告部的艾琳又要兴风作浪,把秋棠姐你下半月刊物的专访稿给撤下来了。”

   秋棠挑了挑眉,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走到自己办公桌前,语气波澜不兴,“我还以为什么大事,撤下来就撤下来吧,少发点奖金就是了。”

   “秋棠姐,你真大度!”于景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秋棠,又忿忿道:“咱们编辑部的人都替你不值呢!她这样欺负秋棠姐,撤稿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秋棠姐你就不生气?要是我,早被气出病来了!”

   秋棠一笑,将自己的包包拎起来,拿在于景雯面前晃了晃,“景雯你看这是什么。”

   “包包!”于景雯眨眨眼,看着自己存两年工资都买不上包包,激动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哎,对了。”秋棠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道:“俗话说,‘包’治百病,你也去买个包包,保证你一整天神清气爽,谁气也不生病。”

   “包治百病?”于景雯皱了皱眉,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脸一拉,委屈道:“秋棠姐,你欺负我!”

   “哈哈……乖景雯,秋棠姐怎么舍得欺负你呢!我说的是实话啊!”秋棠笑着捏了捏景雯的脸。暗想,如果站在她面前的人是秋梨,那就更好了。

   艾琳从办公室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姐妹情深的画面,冷哼一声,拿着稿子往秋棠这边走来,“哟,秋棠大小姐又在炫耀自己新买的包包吗?”

   听到冷嘲热讽的声音,秋棠放开于景雯的脸,转过身明媚的笑了一下,举着包包给艾琳看,“刚刚从国外空运来的,怎么样,好看吗?艾琳你上次不是也说看好了这一款,怎么没买吗?我还想着我们两个弄一个姐妹款。”


推荐阅读指数:★★★★★

《隐婚桃花:豪门前夫回头追》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隐婚桃花:豪门前夫回头追》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隐婚桃花:豪门前夫回头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utumn.vip/?id=587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