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呆萌小妻》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我我我……我睡过头了
与此同时,正舒舒服服在被窝里和周公约会的余小溪,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谁啊,这么讨厌,居然打扰我做梦吸猫……”

揉揉一头睡乱的长发,她抓起手机接起电话。

眼角的余光瞥见屏幕右上角显示的时间,她整个人瞬间惊醒,触电般从床上弹了起来。

“不是吧,都已经八点半了!”

“余小溪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闺蜜裴卉卉的大嗓门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我我我……我睡过头了。”余小溪结结巴巴地说着,匆匆下床穿上拖鞋。

走进浴室准备洗漱,才突然记起自己昨天救了个陌生男人。

转头一看,沙发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

“怎么走了?”她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什么走了?”裴卉卉听得满脸懵。

余小溪回过神,结结巴巴道:“没……没什么,我是说,我该走了……”

下一秒,手机那头传来裴卉卉的怒吼:“所以你是还没出门吧!余小溪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呢!你就不怕一会儿迟到了,‘催眠王’把你学分通通扣光?”

“催眠王”是教诊断学的老师,这人上课讲得迷迷糊糊,叫人一头雾水,考试卷子出得丧心病狂,每次都有至少一半的人要挂科,抓起课堂纪律来更是惨绝人寰,敢于在他的课堂上迟到的都是真正的勇士。

余小溪不是勇士,她很怕死,她三下五除二洗漱完毕,把课本塞进书包,关上门飞快地朝学校冲去。

来到教学楼,一看时间只剩六分钟。

教室在二楼,一定还来得及!

余小溪深吸一口气,拔腿朝楼上教室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张一点也不想看到的面孔。

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余雅媛。

余小溪的父亲,早在原配妻子生下余小溪之前就已经出轨,是以余雅媛这个私生女,比余小溪年龄还要大上一些。

余雅媛妆容精致,长发披肩,一身蓝色连衣裙衬得身材玲珑有致,脚上的米白穆勒鞋是Hermès当季新品,一看就价值不菲,身后跟着好几个小跟班,一个个面色不善地打量着余小溪。

“妹妹。”余雅媛朝余小溪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

余小溪清秀的眉头皱了一下,没有理会,继续朝教室赶。

没走两步,却突然被拦了下来。

“余小溪你这是什么态度?”说话这人叫冯梓珊,是余雅媛所谓的好姐妹。

她一把拦住余小溪,一副不道歉就不让走的架势:“你就是这么跟你姐说话的?”

“你让开。”余小溪急了。

迟到了可是要扣学分的,她才不想扣光学分被迫重修这门功课。

“哟,还命令起我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冯梓珊仗着自己是冯氏集团的独生女,又是余雅媛的好姐妹,从不把不受宠的余小溪放在眼里。

“雅媛心地善良,不跟你计较,不代表我们也不跟你一般见识!”

“就是,穿得那么寒酸,鼻孔还翘到了天上,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

“她算什么大小姐?一身的行头加起来连五百块都凑不够,给雅媛拎鞋都不配……”

余雅媛的几个小跟班,冷眼朝余小溪指指点点。

父母因第三者插足离婚后,余小溪就和母亲一起搬出了余家别墅。后来母亲去世,余小溪独自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父亲每个月只给她基本的抚养费,很少同她联系。

相比之下,余雅媛这个第三者带进门的私生女,一直以来备受宠爱,倒比余小溪更像是余家的大小姐。

余小溪咬唇:“你们说完了没有?”

“妹妹,你别生气,我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余雅媛说着,似乎想拉住余小溪的手,表达一下作为姐姐的关爱。

余小溪下意识躲开了。

这些年,她可实在没少受余雅媛的算计。

每次余雅媛做错了事都会诬陷到她头上,即便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余雅媛也能无风起浪,倒打一耙,让父亲对她一再误会,彻底对她失望。

余小溪刚躲开,余雅就却突然主动靠了过来。

她伸手拉余小溪拉了个空,身子突然一踉跄,朝楼梯下摔去:“哎呀——”

在旁人看来,倒像是被余小溪推了她一把。

余小溪吓了一跳。

而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湛岑恰看到了这一幕。

自三年前爷错信了一个女人之后,就再未对别的女人动过心。

而这次,爷却突然叫他去调查这个叫余小溪的女人,这不禁让湛岑有了一丝警惕。

爷叫他调查余小溪,他亲自来查,没想到的却正巧撞上余小溪“伸手推人”。

湛岑不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爷的遇人不淑,好不容易再次看上一个女孩子,竟然又是个心肠恶毒的!

余雅媛很快就扶住栏杆站稳,惊慌失措地看着余小溪:“妹妹,你这是干什么?我知道你讨厌我,可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吧?”

满眼泪水,楚楚可怜,那叫一个无辜,要不是余小溪压根就没碰她,恐怕都要被她的演技蒙过去了。

“余小溪!你疯了吗,连自己的姐姐都推?”冯梓珊率先回过神,狠狠推了余小溪一把。

“你明明是自己摔倒的,为什么要骗人!”余小溪被冯梓珊推了个踉跄,小脸气得红彤彤的。

正因为余雅媛总爱自导自演被欺负的对象,所以父亲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对自己一再误会。

现在这种事情又一次发生,叫她怎么能不生气?

“你们干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裴卉卉快步楼上教室走了过来,她听见了楼梯间里的动静,一猜就知道又是余雅媛在作祟,见状没好气道:“余雅媛,你上辈子是只苍蝇吗,学校怎么大,怎么小溪在哪都能遇上你?”

“是余小溪伸手推了雅媛,差点害雅媛摔下楼梯!”

“就是,明明是余小溪的错!”

余雅媛的小姐妹们纷纷插嘴。

“不是,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不能怪小溪……”余雅媛这个始作俑者一脸楚楚可怜。

“余雅媛,你给我闭嘴!”裴卉卉气急败坏,“你少给我装模作样!小溪都已经搬出余家了,你还想对她怎么样?”

“我只是想跟妹妹打个招呼而已,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余雅媛一脸无辜地继续说着。

“那就离小溪远点,你一个第三者的的女儿,也好意思一口一个妹妹地叫小溪?你有什么资格?”裴卉卉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

说着,将愤怒的目光扫向余下几个人:“谁要是再敢欺负小溪,看我怎么收拾她!”
第4章 他该不会……是想跟你求婚吧?
裴家是北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裴卉卉发了话,冯梓珊哪还敢吱声。

“你误会了,”还是余雅媛先开了口,声音柔柔的,似乎有着无尽的委屈,“我哪会欺负小溪,我只是想提醒她一声,过几天就是爸爸的生日,到时候可别忘了回家陪爸爸吃个饭。”

余小溪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转头看着裴卉卉,“卉卉,别说了,我们快去上课吧。”

她已经不想再和余雅媛这个虚伪的女人纠缠了,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会是浪费时间。

“嗯。”裴卉卉拉起她,朝教室走去。

两人几乎是踏着上课铃声进教室的,讲台上的“催眠王”正清点人数,好歹是没把两人算作迟到。

看着余小溪和裴卉卉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余雅媛眼底浮现出一抹阴沉。

她就是要让余小溪在所有人面前丢脸,就是要让所有人认为,余小溪是个徒有一张清秀面孔的心机女。

没有余小溪的对比,怎么能凸显出她的高贵、大方和善良?

私生女怎么了,母亲是第三者上位又怎么了?她不还是把余小溪这个正儿八经的余家大小姐狠狠踩在了脚底下?

“雅媛,你和白少在一起的事,余小溪应该还不知道吧?”冯梓珊问。

白家大少白晟良,昨天刚跟余雅媛求婚了。

白晟良是余小溪的男朋友,他移情别恋跟余雅媛求婚这件事,余小溪压根还不知道。

余雅媛回过神,眼里的阴沉消失得无影无踪,浮现出一贯人畜无害的表情:“嗯,小溪她不知道,这事……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她说。”

“既然白少选择了你,就说明他爱的是你,不是余小溪,这有什么不能说的。雅媛,你不要总是为了余小溪着想,也是时候为你自己想想了。”冯梓珊连忙劝道。

“可晟良总归是小溪的男朋友,我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小溪……”余雅媛装模作样地说着。

余下几个人,也你一言我一语地劝了起来。

“雅媛,她都这么对你了,你抢了她的男朋友算什么?你就是太善良了。”

“就是,她和白少只是谈恋爱,又没有结婚,再说就凭她那个样子,白少迟早是要把她甩了的,分手只是时间的问题……”

余雅媛听了这些话,心里好不得意,面上却装作惴惴不安:“不要这么说……这件事终归是我不对,我还是迟些再找个机会告诉小溪吧,她现在心情不好,我怕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而事实上,不告诉余小溪,是因为她另有安排。

今天晚上,她保准余小溪会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与此同时,课堂上,裴卉卉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余小溪:“那个余雅媛,你最好离她远点,那简直就是万年的狐狸修成精了,指不定哪天就会把你吃进肚子里!”

余小溪安安静静点头,托腮的样子莫名有点萌。

她不明白,自己余家大小姐的身份已经被余雅媛抢走了,连父亲都被抢了去,为什么余雅媛还要这么咄咄逼人?

裴卉卉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白嫰嫩的脸颊:“你说你,长得这么可爱,一看就容易被人欺负。”

两人坐在最后排,小声说话倒也没引起“催眠王”的注意。

余小溪嘟囔了一下嘴,觉得自己很无辜:“那我也不是故意长成这个样子的……”

裴卉卉忍俊不禁:“对了,白晟良怎么这么久没来找过你了,你和他最近怎么样了?”

“挺好的,就是他最近好像有点忙。”提起白晟良这个男朋友,余小溪唇边浮现两个浅浅的梨涡,笑得一脸甜蜜。

“也就是你这么心大,我要是有个男朋友三天两头不往我身边跑,我一定会冲过去狠狠揪他耳朵,非揪到他认错不可。”裴卉卉这个女汉子的脑回路,和余小溪截然不同。

余小溪听她这么说,挠挠头想起一件事:“差点忘了,他约我今天晚上在咖啡厅见面。”

“晚上去什么咖啡厅,喝咖啡吗,就不怕咖啡因过量睡不着觉?”裴卉卉随口吐槽了一句,说完突然眼睛一亮,转过头定定看着余小溪,看得余小溪有点懵。

“怎……怎么了?”余小溪忍不住结巴了一下。

“还能怎么了?你和白晟良在一起也快有一年了吧,他该不会……是想跟你求婚吧?”裴卉卉一本正经地分析。

两人都在一起一年了,两家也基本定下来了,离求婚不远了。

说不定这次就是呢。

求婚?

余小溪从没想过这种问题,脑海中浮现出白晟良单膝跪地,手捧戒指的画面,粉嘟嘟的小脸顿时变得更红了。

“想什么呢,我今年刚满十八岁,还没到法定年龄,即便……即便他求婚,我也不能马上跟他领结婚证呀。”

“傻呀你,当然先求婚交换戒指,至于结婚,等几年再结也没关系。我要是白晟良,一定也会迫不及待想把事情定下来,不舍得让你这么好的女孩子白白跑掉。”

“呃……”

“呃什么呃,那家咖啡厅在哪?我给你分析分析。”

裴卉卉这个热心闺蜜,就咖啡厅的位置,和两人约好见面的时间,逐一分析了一遍。

得出的结论是,这咖啡厅是个浪漫的地方,之所以约在晚餐时间见面,说不定是为了方便在夜色中营造浪漫的氛围。

到时候咖啡厅里一定会有满地的玫瑰花瓣,和大束大束的手捧花,还有优雅的小提琴手在旁演奏求婚曲目……光想想都觉得出奇的幸福。

余小溪原本没想这么多,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就多想了一下。

下了课,她拿出手机打算打电话给白晟良,然而对方并没有接。

“可能是在上课,没有看手机,他以前不会不接我电话的。”她下意识替白晟良解释起来。

裴卉卉恨铁不成钢地白了她一眼:“还没嫁给他呢,就先替他把好话说上了。”

余小溪吐了吐舌头,转移话题:“你前阵子不是说对一个阳光大男生一见钟情吗,怎么后来没听你提过了?”

“别提了,”裴卉卉叹了口气,“当时看愣了忘了去要联系方式,这不,后来就再没见过了。我太惨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遇到重要的大课,就认认真真埋头做笔记,好不容易上完了一天的课,余小溪先回家放了课本,然后步行来到咖啡厅。

推门进去,她一眼就看到了白晟良。

四周还有其他客人,地上没有花瓣,一旁也没有小提琴手,白晟良显然不是打算向她求婚。

“你来了?”

看到她,白晟良站起来,他今天身穿白色衬衣,蓝色牛仔裤,衬得整个人高高瘦瘦,修长挺拔,

他是属于温润儒雅那一款的,每次余小溪与他呆在一起,都好像清风围绕,整个世界都是清甜的。

但此刻他的脸色却有些低沉,眸中闪过一丝挣扎。

余小溪点点头坐下,白晟良已经被她点了一杯咖啡,是她喜欢的卡布奇诺。

她开心地端起来喝了一口:“怎么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白晟良的目光落在她白嫩的脸颊上,似乎不打算与她清冽的眸子对视:“小溪,我们分手吧。”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大叔的呆萌小妻》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大叔的呆萌小妻》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大叔的呆萌小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autumn.vip/?id=555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